生活爱好分享_贴近百姓生活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时间:2020-07-20  作者:

文 陈峻毅 / 图 王泽玮

对于深受日本汽车文化影响的台湾而言,日本跑车在许多汽车爱好者心中,自然烙印了不少经典的名字:NSX、RX-7、Skyline GT-R、Celica 2000 GT等。然而,若要说到能够让欧美人士认定为经典(尤其是外型设计方面)的车款,则早期的日系车可说是少之又少。不同于欧洲人对后置引擎的执迷,以及美国人对大排气量的偏好,日本跑车向来坚守前置后驱、小排气量的设计架构,而日式造型的特殊美学,也迥异于西方市场的审美习惯。在这些西方人眼里带有模仿意味、不够纯粹的双门车款中,真正称得上传奇经典的,大概只有Toyota 2000GT,以及Nissan/Datsun S30 Fairlady Z了。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Fairlady是为了纯粹跑车迷而生」

首先在1967年,Toyota 2000GT震撼了西方车坛,2.0升、150hp直列6缸DOHC前中置引擎,加上前长、后短的斜背流线造型,完全改变了人们对日本车的笨拙印象,当时的媒体甚至将之与Porsche 911相较。这部曾在007电影《雷霆谷(You Only Live Twice)》现身、被称为日本第一部超跑的2000GT所获得的成功,为其后于1969年登场的Nissan S30预铺了坦途。不同于少量高价的2000GT(共351部),Nissan打一开始便决心要将Fairlady塑造为亲和、易维修,能够走向国际市场的纯种跑车。看似袭自2000GT的前长、后短轮廓,加上较平价的定位,虽造就了S30 Fairlady Z的畅销,但也让不懂门道的后人以为这不过是受前者的庇荫,不足以与之相较。然而,Z之成为举世公认的经典,其实正是由于这段历史有着鲜为人知、却恰与表象相反的内情。「Fairlady才是真正为了全世界单纯热爱跑车的人们而打造的。」在听着车主讲古的过程中,笔者渐渐明了他对这部Z的坚持所为何来......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长车头、短车舱,在曲弧与稜角之间取得最佳平衡,Fairlady Z的美就像日本刀一般地乾净俐落。

Fairlady Z:经典&可能

故事得从60年代初说起,原来早在彼时Nissan就已然为了改造旧有的Fairlady,使之成为能够改变品牌形象的旗舰性能跑车,而与Yamaha合作打造出一部原型车。然而,当Nissan意识到Yamaha过于昂贵的2.0升DOHC引擎并不符合车款的定位,便于1964年终止了计画。当时,美国Nissan总裁片山豊──也就是被称为「Z之父」的Mr. K──深刻体认到Fairlady Z必须是一般人买得起、能够与旗下其他车款共用零件,且造型能为不同地区市场接受的双座跑车。于是,Nissan放弃了Yamaha完成的原型车(就叫Nissan 2000GT),让后者转与Toyota延续计画而成就了2000GT,而片山豊则另与设计总监松尾良彦组成10人小组,花了更多成本与时间才完成代号S30的初代Fairlady Z。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这对车头灯,像恶魔美女的媚眼一般,不知迷死多少不同世代的日本跑车爱好者,尤其是80年代的暴走族。

没有相同的Z

对车主而言,更早开发却更晚完成的S30 Fairlady Z,是比同出一源的2000GT更为成熟、且更具东洋独立风格(2000GT据说是以美国设计师Albrecht Goertz的原型车为基础)的日系纯种双座跑车。或许就某种角度来看,Z才是日本第一跑吧?在美国及日本海外市场,S30是以Datsun品牌旗下的240Z为名而贩售,其后于1974及1975年经历两次小改款,分别称为260Z及280Z。笔者没有兴趣(相信读者诸君也没兴趣)详述其改款项目,因为这主要还是为了北美市场的安全及排放法规(还不就是为了该死的石油危机),而在前保桿及供油系统方面不断做修正──最后还靠Bosch搞出电子燃油喷射。事实上,去介绍此车的原厂配备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这部280Z已然经过车主的「合理」改装。没错,这是一篇经典车报导,不过对于S30 Fairlady Z这样一部充满个性美感的车,人们只会经由改装而让它更加个性化,就像你不会去探究Harley-Davidson的原厂设计那样,因为在今日,世上没有一部Z(S30)是一样的。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独特的车尾灯、后挡等处的电镀件,以及书写着Datsun 280Z的铭牌,为优美的斜背线条营造属于经典的细腻气息。

重新赋予生命

如果说,2000GT是为了展示日本厂也做得出欧洲跑车,而Celica GT或Mazda Savanna是模仿了美国风格,那幺大概只有Fairlady Z是集70年代日系跑车之美学大成了。桀骜豪迈中带着内敛刚直的轮廓,在曲弧与稜角之间取得最佳平衡,像日本刀那样没有丝毫多余的装饰线条。车主保留了那种只靠后视镜和窗框的电镀光泽来修饰的纯粹性,并适度藉由空力改装来赋予其当代风格。那个蓝色,以及芭蕉轮框,显然是为着点出「湾岸恶魔」的母题。不过,我发现他特意在轮拱、轮框内凹宽度及前后保桿的式样上,做了较为收敛的诠释,同时也省略原着中的小鸭尾翼。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这个字母,代表着一个为纯粹跑车热爱者而生的车系,历经了几个世代,至今仍绵延不绝。

车主表示,原着主人翁明雄是一位典型的「汽油派」飙车手,如果是由这样一位专注于驾驭的车手亲自来改装爱驹,应该是像如此模样才对,他希望带出这种氛围。的确,没有刻意营造夸张的视觉效果,才是车手的车。狠花在此车上的百万心血及数年时间,为的是让这部Z成为「活在当代」的唯一经典:它必须兼具性能、舒适和耐用性。为此,车主不只将引擎换上了在国外被Z迷视为正统改装的直6名机RB26DETT并加大涡轮,在底盘方面也採用了Silvia的强化后轴,同时在四轮独立悬吊的格局下,改装强化的避震器。以新车标準对全车胶条、耗材及防锈工程全面翻新之后,在车舱内部也以原厂仪錶为基础,对座椅、空调、音响甚至电动窗做了全面的「当代化」。一切,就是为要让这部280Z不只是移动的古董,而是以强悍生命力再度让70年代之美于高速路上驰骋的一种存在。那自订製灯罩底下投射出的Z时代眼神,沉默地传达这股力量。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动的呈现:力与美

这个下午显得有些沉闷,因为我们无缘将此驹带往心目中夜里的首都高。迎着中南部的焦躁空气,车主大方地让我交换车辆试驾,向目的地王功渔港进发。坐进Bride赛车椅的一刻精神为之一振,再熟悉不过的5速手排,却并未预告踩下油门的剎那涌现的强大扭力。打滑的后轮告知了它的易怒,我得更细腻地对待这拥有恶魔灵魂的Fairlady。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车主将原厂的L28E直6引擎换上了同源的直6名机RB26DETT并加大涡轮,同时换上RB25 5速手排变速箱,这样的典型手法在国外是被Z迷认可的正统改装。

改装才是它的本质

一路上,超过300hp的马力透过全段手工排气管呼吸咆哮着,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涡轮增压突来的贴背感,不过大踩油门时车速随着转速猛然跃昇的暴力感,或许更贴近「湾岸恶魔」的性格吧?难道这也是车主希望传达给我的想法......事实上,S30原厂的前长、后短车身与短轴距后驱设计,在过弯时颇为要求驾驶的技术水準,不过在底盘强化之后,这部280Z似乎也有善解人意的感性一面。对我而言,这就是Fairlady Z的本质,也就是作为一部性能迷的改装车而存在者,永远有着你捉摸不透的潜在性格。它不适合以2000GT那样原汁原味地保存,而应该像AE86一样透过改装展现不同车主的独特性。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超过300hp的直6咆哮声,以及大踩油门时随着转速猛然跃昇的加速暴力感,或许更贴近「湾岸恶魔」的性格。

公路上的优雅野兽

这或许也是Fairlady Z能够以日本车的身份,在1973年的WRC东非拉力赛荣登桂冠,并在70年代美国SCCA赛事绽放光芒的原因吧!然而,对于活在暴走族年代之后的我们而言,最适合Z的世界还是在公路上。短暂浅嚐这部280Z的热情之后,我们抵达了这个位于彰化海岸的宁静小渔村。传奇的Fairlady Z动感的线条,与此地清丽的景致恰成适度的对比。採蚵妇女和路人注目之余,并没有看到超跑时的那种突兀表情。不同于超跑刻意招摇的侵略感,Fairlady Z的美总能够融入任何週遭环境,无论在赛道或在街角。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在原厂仪錶板规划的基调格局中,车主为作为速度机器的280Z带入应有的进化元素。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虽然活跃于70年代,但初代Z的车舱设计却比同时代跑车前卫许多。除了木质方向盘、排档头和电镀仪錶环之外,大部份皆採用弧形的一体成型软塑胶材质,并以低调的黑色为车舱基调。眼前这部280Z除了仪錶板部份,其余皆已经过修改,重新带给此车如战斗机一般的热血氛围。竞技化的双座赛车桶椅,与那属于70年代的双环錶/三环资讯錶,隔着小径方向盘而进行着视觉对话。该如何对待眼前这部纯然属于公路丛林的斗兽?除了在车舱中使劲摆弄方向盘、排档桿与踏板的好斗动物之外,又有谁能赋予它狩猎时刻优美的动感曲线呢?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三环行车资讯錶保留了70年代的风格,而诸如空调及音响操控介面则换为当代的型式,这在在显出车主欲让此驹完全复活的决心。

在恆动中不朽的Fairlady

在台湾,玩初代老Z的玩家多有自己相当深入的翻修、改装理念,虽然为数稀少,但却都是高手、神人或狂热份子。毕竟,对于这样一部停产多年的日系跑车经典,没有两三下DIY功夫,至少也得有满腔荷包渐空终不悔的热血才行。曾被这部280Z勾动心弦,算是典型的汽油派人士,虽不见得完全懂得车子需要什幺,但面对这蓝色身影、坐进驾驶座握着手一般的方向盘时,我想我是知道它想要什幺的。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原或改:Dead or Alive?

关于此事,我应该和车主有相同的共识,而这也是本身精于车辆维修的车主,会对此车展开彻底翻修重生工程的原因:这部Z想要每天在公路上和主人开心而用力地跑。「这不是跟普通车子没两样吗?」你也许会这幺说,但,难道不是这样吗?一位人妻名模的真正心愿,和一位平凡小资女之间,并不会有根本的不同。无论它是如今超过300hp的Z,还是原厂170hp的Z,都不会改变它想要被驾驭驰骋的本质──能够以怎样的速度如何过弯,不过是它自我实践的不同方式罢了。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本身曾拥有多部经典车的车主表示,会留在自己身边的车都是最好的,而他也坦承经常驾着老Z南北奔跑,从没将它奉为「老车」。想必,这和许多自认懂车的经典车收藏家的想法颇为不同。到底,怎幺才叫爱车、顾车呢?对笔者而言,这个问题的有趣之处在于,它往往跟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对待方式,有着相当呼应的时代对称性。点到为止之余,我回顾了一下车主挑剔自认不够好看、却相当好跑的轮圈,心想,Fairlady Z从诞生至今的无穷潜力,为许多老车发出了沉默却深长的咆哮!聊天之余,对我们的话题没啥兴趣、却在一旁专注为挖蚵肉的女工捕捉生动影像的摄影师「王杯」,神来一笔地夸讚起年纪最大的阿嬷:「对啦!你看阿嬷自少年做嘎老,嘛係价泥水,亲像嘎今年ㄟ蚵仔平水。」于是三个「少年啊」跟几位年过甲子的「Fair Ladies」全笑成一片......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Datsun外一章 Fairlady Z:无差别拉力女王

1973年当时在肯亚举行、作为WRC系列赛之一的东非拉力赛,有一些值得一提的特色。那一年开始,只有车厂的积分会被列入WRC成绩,而由于车手、参赛车辆都与其他拉力赛有所不同,因此许多原先在赛道型拉力赛中表现突出的车型,却在东非难以发挥。再者,当年的东非赛事并不像其他拉力赛一样,将赛车分级计分,而是採无差别方式计算最后成绩,同时对通过特别站的时间控制也列入扣分项目。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Datsun与Peugeot表现优异,而由在地车手驾驶的240Z最后拿下了冠军。附带一提,Porsche 911在该赛事共3部全军覆没。

汽油派飙车手 Datsun S30 280Z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