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爱好分享_贴近百姓生活

比恐惧更巨大的是渴望!专访黄凯盈:「隔阂在那,但音乐能融化它

时间:2020-07-19  作者:

专访黄凯盈,人说她是难能一见的音乐高材生、钢琴新秀,但我却在访谈间明白,凯盈去世界兜转一圈回来,才懂,走入人群,将音符种进人们心里,用音乐连结心灵,是她想奉献一生热爱成就的使命。

从茱莉亚音乐学院、进入耶鲁研究所,到取得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博士学位的台湾钢琴家黄凯盈,人说她是难能一见的钢琴新秀,国际盛讚她为「能在钢琴上驾轻就熟,随心所欲的音乐家」,出去世界兜转一圈后回来的音乐高材生,她的琴艺受世界肯定,她认真投入琴键的神情世人有目共睹。

而我更想分享我眼前的她,一身典雅米白洋装,头髮一半梳起露出晶亮大眼,几缕长捲髮刚巧落在肩头,很是我想像中、舞台上的凯盈,不过几句话音落下,我却彷彿看见她褪去身上华服,穿着素净白衣牛仔裤,娇小身躯扛着满满干劲,满腔热血,带着音乐在世界奔走的凯盈,是的,两种样貌都是她,两种身分,始终怀着同份初衷。

比恐惧更巨大的是渴望!专访黄凯盈:「隔阂在那,但音乐能融化它

受父母影响,从小音乐便流淌于她的生活,不走台湾升学体制而一路探索音乐,并非反骨,纯粹热爱;学音乐这条路上看来光鲜亮丽,从世界顶尖学院毕业,在各大音乐盛会上奏出音乐的生命,她一边向音乐技巧的制高点攀爬,一边向内探求:若人的一生中有其专属使命,那甚幺是属于她的?

凯盈从台湾出去,脱下踩踏在舒适圈里的那双高跟鞋,世界绕了一圈,她更理解了自己心中的音乐该是甚幺模样,躺在乐谱上的豆芽菜,她要将它们放进世界,种进人们内心,所以她光着脚回来,她曾说:「当我愿意脱下舞台上的高跟鞋,脚踏实地走入人群,我看到的是更大的世界。」

从追逐音乐的制高点下来,找到初衷:我弹奏,因为我有话想说

与世人走条不同的道路,看来总是孤独、似乎困难,音乐这条路,我问凯盈何时决心踏上,并走了这幺长长一段:「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要走这条路,虽然我不知道弹琴要干甚幺,但我就是想弹琴。」宛如命定,你知道你的生命里,有块事物是怎样也割捨不去,对凯盈来说音乐之于她就是如此。

儘管热爱,探索音乐的路上凯盈也曾迷惘,对她来说音乐的感动始终来自与人的连结,和他人对话的渴望:「音乐要是一种语言的话,你总要找到你想表达的故事诉说,我有段时间较着重技术上的追求,如何重新诠释古典音乐作品成了我在纽约求学的重心,但这段经历就像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我突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若没了生活,心中就少了感动,那些对生命的感触正是支持凯盈敲下每个音符的动机,

走过那些日子,让凯盈更认识了自己,从追逐音乐技巧的制高点下来,找到音乐初衷,这初衷是她经历挫折后淬鍊而来的,「当我弹奏西方古典音乐时,我似乎都在叙述别人的故事,依旧会被音乐感动,但这并非从我的生命经历出发,我总觉得钢琴独奏家是很孤独的,除非你有个强烈的意念想要传递,才能克服恐惧,支持你走上舞台,敲下音符。」

渴望比恐惧更巨大,为了向世界说出她的信念,她因而弹奏,因而走入人群,因而拥抱世界,用音乐探索,她想传递的价值。

比恐惧更巨大的是渴望!专访黄凯盈:「隔阂在那,但音乐能融化它

不再需要他人肯定,只要打动了自己就是对的事情

音乐的力量是这样强悍且柔软,它撑起了挫折的日常,让人记忆起感动的温度,懂了音乐对自己的意义,凯盈开始思索如何将理念化作行动,「其实我回来台湾时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因为懂音乐出路不广,若当老师教育学生,却无法替学生创建更完善的教育制度与音乐出路,让她开始思量该不该从事教职,思考如何能用更立即的方式帮助他人,用音乐实质地替社会做出改变?

说来也奇妙,虽为音乐家,回台却先出了本书,「那时候刚好有机缘出了《温水里的青蛙》这本书,主要探讨社会 M 型化的议题,大家都不知道我出书干嘛,但那完全是我受感动的产出,也因写书,开启了我不同的视野。刚好我发现朋友在做八十八世界音乐巡迴的计画,透过音乐实践人道关怀,而我当时也一直在寻找我的人生如何能同时实践身为作家以及音乐家我想关注的事物,于是就一头栽下去,投入这个计画,一路走到现在。」

走条与世俗相悖的音乐之路,旁人看来挫折似乎总没少过,但凯盈却说:

我看着凯盈,想着她一路曲折探索音乐的过程,好想知道她源源不绝的动力来自哪里,而这些疑惑也逐渐在谈天中得到解答,「其实在学生时期,音乐对我来说,像是在追逐一个制高点,往那个制高点弹、向那个制高点走,表现出来的东西都希望别人来肯定你。」那时的凯盈,向几百年前的音乐家身影追逐,他人的成就,自己该如何更上一层楼?开始投入音乐教育后,她彻底释放了自己,以更深的层面拥抱音乐之于她的价值。

这是一段淬鍊的过程,不容易、很艰辛,但是最终会得到美好的回报。就如同雪花秀所执着的信念,半世纪以来对人蔘研究的坚持与持续精进,每一个阶段成果,亦是历经许多淬鍊、突破与精萃而成。

比恐惧更巨大的是渴望!专访黄凯盈:「隔阂在那,但音乐能融化它

「回来台湾后,我开始做这些有的没有的事情,这才发现别人怎幺看待我都是次要的,那只是种结果,真正的问题是,你要表达的是甚幺,有没有找到一个很深很深打动你的东西 ,那你传达出来的东西,很自然地就能感动他人,音乐对我来说,以前比较像是向外看,现在,它是种向内的自我探求。」

对凯盈来说,音乐对她的意义始终没变,音乐依旧是她想与世界对话的管道,不过现在,她要用自己的生命经验,去说她关怀的事物,用感动自己的音乐,连结社会感动世界。

用音乐化解隔阂,我想这是属于我的使命

若音乐是种内向的自我探求,我好奇凯盈实践八十八世界音乐巡迴计画后,对音乐的看法是否也有些变化,「过去我常对在音乐里追求他人认同感这件事感到焦虑,开始这些历程后,我发现藉由音乐帮助他人怎样都是正确的一件事,当这些改变很立刻地呈现在你面前时,是很感动的一件事。」捨去他人眼光,她开始全心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

在访问过程里她这样提及:「其实这是我自己的信仰,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一个使命,可这使命不容易发现,你要不断去尝试,不知道自己使命时会很迷惘,当他人做甚幺就容易跟着随波逐流,但当你真的找到你喜爱的事物、属于你的使命,那幺实践的过程就不觉困难,因你知道这是你想做的,你会快乐,你会有满腔勇气与坚定意志去完成它。」

藉由音乐推广人道关怀、偏乡教育,那些实质的感动与改变是富足了凯盈心灵的一个过程,音乐的价值很难定义,但它却可轻易牵起每个人的心灵,让每个受伤的人,在面对生命的时候,有更多的勇气,面对困难,连结彼此的心。

比恐惧更巨大的是渴望!专访黄凯盈:「隔阂在那,但音乐能融化它

写稿的现在,我一直想起凯盈双眼灿亮,与我分享她近期到北非做音乐推广时遇见的女孩——一位以色列音乐家 Shoshi ,她是个犹太人,长大才明白历史脉络造就的种族冲突,几年来她不断在以色列推广音乐教育,而这位女孩最终的目标,是希望透过音乐化解以巴冲突,

「不管你来自哪里,不论文化背景,这就是我觉得音乐很特别的地方,当你们同唱完一首歌,心灵就更靠近了一些,Shoshi 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深受感动,我也因此明白,儘管这次到北非推广音乐的过程遇到种种困难,音乐却不断提醒着我,不分种族文化,我们都有相同的地方。」这句话是这样诉说的:

我想我懂得凯盈为何因朋友的一番话眼神发亮。

这些年投入音乐教育的人道关怀,就算推广过程中遭遇挫折难关,她内心总有股信念支持她迈步,走向她期待世界发生改变的远方,「我觉得每个人,当你真的找到你觉得你适合且你十分想做的事情,你有这个勇气去经历那些可能很辛苦的过程,最后到达你想达成的那刻,是最棒且最美的。」

凯盈说这是她一直信念的价值,与雪花秀精神不谋而合的相似:「而最美的样子是由内而外散发而来的」,从内在调理自己至关重要,内外兼具的气度、温润气质都无法透过修图得来。体现在平日的保养之道,韩方高丽人蔘具「补气」效果,不仅恢复身体元气,更能够深入肌肤全面巩固与修护,让长时间在海外奔波的凯盈能保有肌肤弹润活力,做其后盾。

比恐惧更巨大的是渴望!专访黄凯盈:「隔阂在那,但音乐能融化它

我想我在这次的访谈过程中,更懂了「美是由内而外散发而来的」这句话的意义,总觉得音乐创作者跟写字者某种层面来说很是相像,探索自我内在与外界感触的平衡,与自己对话,藉由创作传递自己想传递的价值,正是这些渴望驱使我们不畏艰难,坚持说我们相信的事,实践我们信仰的善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