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爱好分享_贴近百姓生活

村民挑战环境局决定‧反山埃採金准上诉

时间:2020-07-17  作者:
村民挑战环境局决定‧反山埃採金准上诉(布城11日讯)彭亨劳勿武吉公满新村村民经过长时间争取后,联邦法院终批准村民针对无法取得准令,以挑战环境局总监认可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使用山埃(氰化物)进行採金计划的决定提出上诉,让村民多年来的反山埃採金法律斗争,得以看到一线希望。以沙巴及砂拉越大法官马拉尊为首的联邦法院三司一致发出上诉准令给村民,以便他们针对无法挑战环境局总监接受澳洲金矿公司在使用山埃採金活动中提呈的初步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决定提出上诉。约30名穿着“抗山埃,保家园”T恤的村民,週三从劳勿到布城司法宫聆听判决后,感到非常兴奋。联邦法院将在日后择订日期聆审村民的正式上诉。此外,联邦法院三司在批准村民的上诉令申请时,只允许他们在日后的上诉案中提出一项法律问题,以让联邦法院作出鉴定,其余4项法律问题则加以拒绝。马力英迪亚律师较后在庭外说,这是村民法律斗争的第一阶段胜利。“这是第一阶段胜利,如果联邦法院週三没有发出上诉准令,那意味着我们完全输了,现在起码大门还开着,接下来是进入第二阶段的正式上诉争论。”他说,日后联邦法院的上诉阶段,若联邦法院的判决对他们有利,或会出现两个情况,即联邦法院直接发出准令以让村民到高庭申请司法审核环境局总监的决定,或联邦法院要求高庭聆审村民的司法审核准令申请。“不过,我将以公众利益及节省时间的理由,要求联邦法院直接发出准令以让村民提出司法审核申请。”他补充,前面还有漫长的斗争之途。将定夺是否允准延时申请入稟联邦法院在日后聆审此上诉案时,将会对劳勿武吉公满新村村民在要求延长时间入稟司法审核准令申请时,法庭是否需考虑村民对健康、生活及环境等的投诉,作出决定。高庭是于以村民已超出法律所规定的40天期限,即延迟11年后才提出司法审核申请,同时未拥有良好理由以便法庭批准他们申请延长时间提出申请,因此,高庭拒绝发出准令让他们挑战环境局的决定。高庭也认为,环境局总监于回信拒绝村民要求更详细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并不是一项更可被检讨的裁决。.上诉庭于去年8月3日驳回村民的上诉,维持高庭的判决,他们週三再向联邦法院申请准令以提出上诉。代表村民的马力英迪亚律师週三在陈词时说,高庭及上诉庭在驳回村民的准令申请时,拒绝考虑村民的投诉而只考虑村民延迟的理由,并认为村民未具良好理由以允准他们延长时间,提出司法审核申请是错误的。“高庭及上诉庭应考虑村民对健康及环境的投诉,允准他们延长时间申请司法审核环境局总监的决定。”入稟要求审核山埃採金以武吉公满新村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为首的4名成员,是于入稟高庭,要求高庭允准他们针对环境局总监及澳洲金矿公司有关涉及使用稀释的氰化物(山埃)来进行碳浆法(Carbon-In-Leach)採金计划提出司法审核申请。不过,其中一名申请人慕斯达化已于週二晚病逝,另一名成员张少平更早之前就已病逝。武吉公满新村约有3000名居民,周遭居民则有1万人。反山埃委会秘书病逝劳勿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秘书慕斯达化週二在淡马鲁苏丹阿末沙医院病逝,反山埃委员会成员因为赶去布城联邦法院聆听起诉劳勿澳洲金矿公司的最后判决,无法送他最后一程。64岁的慕斯达化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和肾病。他中风后曾接受针灸并逐渐康复,能拄拐杖及开车出外。去年11月7日病发昏迷不醒,病情一直不乐观。委会成员赶不及出席拖了近两个月,週二晚11时许,反山埃委员会成员接到消息,指慕斯达化死于多重器官失去功能,包括肾衰竭,遗体週三运回家乡劳勿安葬。反山埃委员会成员週三凌晨5时,共乘巴士到布城联邦法院听审,因此无法出席慕斯达化的葬礼。反山埃委员会透露,慕斯达化中风拄枴杖行走时曾说“就算我不能行走,我用爬的,也要爬出来向山埃採金抗战到底”。他还有一句名言:“我们今天选择站出来,是因为我们不想日后子子孙孙责问我们,当初为何没有尽力去保护他们”。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说,慕斯达化与反山埃战友共同为拒绝山埃採金奋斗多年,週二传出病逝消息,大家都好伤心。“他的离开,对我们来说是沉重的打击。”儘管无法赶回出席慕斯达化的葬礼,黄金雄已经托人前往丧府慰问。上诉庭在去年8月3日驳回村民针对武吉公满金矿公司的司法审核申请,然而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并没有灰心,在与广大村民商讨后,决定入稟联邦法院起诉劳勿澳洲金矿公司。联邦法院週二作出最后判决。‧2012.01.1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