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爱好分享_贴近百姓生活

我们的美国梦

时间:2020-07-10  作者:
我们的美国梦

美国,是许多台湾人认识世界的第一道窗口,从好莱坞电影到流行音乐,从纽约到大峡谷,关于美国的一切,都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文化风景。但你可曾仔细地认识她?荣获三届世界旅游奖(World Travel Awards)全球最佳蜜月城市的纽约,同时也是北美最佳运动与旅行城市,旧金山更连续四年荣登北美最佳旅游地点入选名单,芝加哥也于2010年入选北美最佳运动与旅游城市⋯⋯,这些闪亮亮的奖项背后,就是来自全球各地的旅行者的有力支持!

做为旅行者心中的top list,美国提供了丰富的面向让不同的需求得到各种的满足,这次,由11位名人带路,以音乐、设计、自然、建筑、生活等11种旅行的脚步,以梦想的美好漫游美国,一起领略这个缤纷多彩的国度!

我们的美国梦

着名音乐剧《西贡小姐》里面有个拉皮条的角色,高声唱着:「美国就是天堂」,不管最终去成还是没去成,美国依旧是远方最美好的梦幻国度,在陶传正心里,这首就是最能代表美国梦的歌:所有不能实现的梦想,在美国都能实现。

偶然相遇 让旅行更美好

父亲是着名的国丰企业创办人,身为独子的陶传正几乎注定生下来就要承接父亲的事业,才二十几岁当头,他就风尘僕僕踏上美国国土,开始在各大城市拜访客户、谈生意,扛起家业的沉重令他喘不过气,但好奇心与自得其乐的性格,也在美国开启新鲜视野,他回忆:「刚开始,我连看到黑人都觉得哇看到鬼!」直到后来去过美国南方,被一个黑人女孩服务生感动,才真正认识了黑人的善良、老实。而第一次去拉斯维加斯,千载难逢遇上猫王表演,陶传正却耸肩表示错过了,因为:「我后来去看了脱衣舞,哈哈哈!」

往返美国多次,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是某次在洛杉矶,陶传正在巴士站发现没有车子开往市中心,四下无助时,正巧一个女士打量着他,说:「我不知道该不该载你,因为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在陶传正保证自己是好人之后,女士载着他一起去买了给女儿的生日蛋糕,他就这样在副驾驶座一路捧着蛋糕,回到市中心;陶传正非常感动这位拔刀相助的女士,留了名片,邀请她们以后来台湾玩,而这段奇妙的偶遇缘份,果真在多年后在台湾再续。

旅行时,往往会有不期而遇、短暂相识的人们,这些人有时一个善意的帮助、一句简短的提醒,却能产生莫大的影响或感动;也曾在不丹遇到一位82岁的印度老人,滔滔不绝谈起生命,陶传正感悟:「比起相识数十年的朋友,见面却只谈股票、房地产、高尔夫,讲几句就讲不下去了,在旅途上认识的陌生人,反而更能相通、引发生命的共鸣。」

音乐串联起美国版图

陶传正对美国的认识是从西洋流行歌曲开始的,15岁正值初中二年级,开始懂一点英文了,于是和同学听起美军电台广播,也向江明旺拜师学习弹吉他,陶传正笑说:「那时不爱读书嘛,音乐就很好玩」,不是看电影、就是就一头栽进西洋音乐,陶传正可算是三十年前的热血文青了!后来某年暑假,因为女友的父母不喜欢他们交往,把她抓回高雄老家,整整一个夏天,伤心的他躲在家里狂练Hank Williams的歌曲,直到青涩的岁月过去,女友也成了老婆,但那年夏天唱的歌,还是深深印记在陶传正充满感情的歌声里。

就这样,一边听音乐,一边对照着课本里的美国地理,陶传正在内心渐渐将音乐和地图连结成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美国版图;多年后,一位好久没见、已经旅居旧金山的高中同学,热烈地告诉他:「你一定要来纳许威尔(Nashville)一趟,保证你疯掉!」很快订了机票飞过去,抵达这座美国乡村音乐发源地的小城,美国人称它「music city of USA」,纳许威尔果真让陶传正热血沸腾起来:「对我来说,就简直像是到了麦加、一个圣地一样!」看着西部牛仔片长大的他,看到在美国中西部那样的地方,人人顶着大牛仔帽、戴着大皮带扣、牛仔裤⋯⋯,要是在其他地方,这样穿绝对很有违和感的画面,在纳许威尔反而是小镇的日常风景,连路上人们唱歌的风格都像是在唱片里听到的一样,又怀旧又经典,彷彿梦境成真一般。

从七、八○年代开始,陶传正每五年就去一次纳许威尔,至今二、三十年,一定会去的是纳许威尔的Grand Ole Opry音乐厅,能在这里上台表演是一种音乐地位的象徵,表演不但精彩,更是轮番上阵没有冷场,过场时会有广播播放好笑的广告,四千个位置的大厅,座无虚席,陶传正第一次参与这热闹的音乐盛宴时,无比惊奇:「台上竟然还坐了观众,喝啤酒、抽菸、跳舞,与歌手也都很熟,好像在人家家里看表演似的。」

我们的美国梦

美国着名的乡村音乐歌手LittleJimmy Dickens与Brad Paisley。

一杯啤酒 就着整条音乐街乾了吧!

陶传正造访过的音乐小城之中,布兰森(Branson)是一个很特别的表演之城,据说有天有一群人突然决定就在这里找个地方表演吧,然后就这幺做了,于是一个小镇,大家很有机地各自发展,盖了一座座音乐厅,至今这幺一个小城已经有一百多个剧院了;而蓝调的发源地孟斐斯(Memphis),是黑人与白人各半的地方,最热闹的比尔街(Beale Street),本来非常髒乱,后来经过整治,现在酒吧林立,拿着啤酒走在街上,一间间晃过去,站在门口,现场的音乐就从里面传出来,一杯啤酒,和着整条街的美丽音乐,这样的夜晚,又沉醉又浪漫。

讲起这些在美国看音乐表演的故事,陶传正有如回到那一刻与音乐狂欢的时光,带着笑的眼神、轻轻哼起歌来:「By thetime I get to Phoenix, she'll be rising⋯⋯。」

我们的美国梦

说起「美国经验」这件事,李清志说:「这对我来说似乎非常地自然。」李清志的父亲任教于天母美国学校,在俨然是一座美式小镇长大的他,李清志从小就密切地体验了道地的美式生活,除了基督教家庭必过的圣诞节,还有社区孩子们最爱的万圣节,都是李清志的童年回忆;甚至,他舌尖上最早接触的家乡味,也是美国食物--三明治;因为父亲工作的美国学校没有蒸饭箱,所以母亲每天会準备三明治让先生及孩子带去学校当午餐,一直到年纪稍长,总算吃到了肉圆、蚵仔煎等台湾小吃时,他心中的震惊到现在还无法忘怀。

一直到了密西根大学攻读建筑硕士,李清志初到美国时,在饮食上完全不会适应不良,除了个性比较随遇而安之外,他笑说:「可能也是我从小就吃冷三明治训练出来的吧!」即使一年后接收了同学的二手大同电锅,他依然学不会像其他人用一台电锅就变出一整桌菜餚的本领。

有别于加州、纽约的「真实美国」

因为研究建筑的关係,李清志对于都市和空间十分感兴趣,每到周末就会开着车到附近的小镇探险,后来回想起来,那段时间可以说是他对美国了解得最彻底的日子,「开车是认识美国最好的方式!」李清志说,美国幅员广大,公路网络十分绵密,许多事情甚至无须下车也能完成,例如买东西、提款等等,初到美国时,李清志就是开着车到处造访不知名的小镇,才发现真实的美国原来跟电影里演的完全不同。

一般人对美国的第一印象都是来自加州或是纽约,开放、时髦、设计感,,可能再带一点点惊世骇俗。但是李清志发现:「大部分的美国并不是这样的」,他在密西根念书的两年,周末经常开着车到中西部的小镇,看到的是全然不同于想像中的「真正的」美国;由于美国是以农立国,又深受基督教文化的影响,很多时候甚至比台湾还保守,一不小心开车开太晚,会突然发现路两旁住家的灯光已经全暗了,几乎是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安静生活。

芝加哥 建筑人心中的美国经典

对李清志来说,芝加哥是学建筑的人一定要造访的美国都市。芝加哥位于密西根湖畔,绝佳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为运输重镇,可惜1871年10月的大火让整座城市毁于一旦;不过也正因为灾后重建,让芝加哥成为建筑师的竞技场。李清志回想第一次到芝加哥的心情:「好像课本上曾经提过的大师都站在我面前亲自上课」般地震慑人心。

而李清志心目中的美国形象,其实跟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建筑师莱特(Frank Lloyd Wright)的创作理念不谋而合;莱特生长于威斯康辛州的一个小镇,他相信建筑的设计,应该致力达到人与环境的和谐,像他着名的作品罗比之家(Frederick C. Robie House)所代表的草原风格,大屋檐、多窗户,就充分地显示了美国中西部的风格。莱特喜爱郊区、宁静、大自然的生活风格,与崇拜机械文明的科比意恰恰相反,也反应了美国中产阶级最普遍的生活模式。

很多人喜欢拿西方文化中的西欧和美国来比较,觉得美国历史太短、「没文化」,关于这点,李清志认为:「不一定历史悠久就等于有文化」。他说,保留历史建筑固然是好事,但是太刻意维持单一风格、压制其他异文化同时发展,彷彿强迫时间停留在某个年代,反而是很单调的;美国的建国历史短,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就是没有包袱,不管是新古典、Artdeco、甚至是各种民族的艺术风格,都可以在美国建筑上看到完美的融合。

我们的美国梦

做为运输重镇的芝加哥,每日有成千上万的市民透过大桥往返市中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